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大兴农场  >  兴岛文明  >  兴岛文化

父亲忆事
发布时间:2019-06-17 16:27:00    来源:水务局     作者:邹晓丹

  我的父亲,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出生在友谊农场,家里有五个男孩,两个女孩,父亲是老大。闲暇时父亲常和我们讲他小时候的事情,父亲从小在姥姥家长大,在他三岁多的时候爷爷参加抗美援朝一走就是将近两年,奶奶即要照顾老人和嗷嗷待哺的二叔,还要照顾着地里一家老小的口粮田,无耐把父亲送到了他的姥姥家。父亲讲,他在姥姥家一呆就是好多年,许是对爷爷奶奶把他从小送到别人家里,心里一直存有不满,许是习惯了姥姥家的生活习惯,父亲回到家里看什么都不顺眼,父亲讲他那个时候的叛逆心就很强,爷爷对他说什么他也不反驳,但就是不按他的意思办,所以经常挨打,越是挨打,父亲在心里的不服更是日益加深,直到发生了几件事以后,逐渐消除了爷爷在父亲心中的不满。

  一个铜盆

  尽管家境贫寒,爷爷还是把一直呆在姥姥家不愿回家,已经十岁的父亲接了回来并送他去了学校。对于上学父亲是不敢奢望的,所以对于这来之不易的机会,父亲格外的珍惜。因为家里的贫穷,他不知道能在学校读几天书,去了学校的父亲就像一只在笼子里久违了蓝天的鸟儿一样兴奋无比,每天背着奶奶用布角拼接的书包汲取知识,上课时丝毫不敢有一点走神,从小就脾气倔强的父亲在学习上一点也不马虎,回回考试前三名,并以全校第一的成绩升上的中学。当老师把这个消息告诉父亲时,父亲的心里即兴奋又矛盾,那个年代考中学相当于现在的中考,可家里的情况父亲是了解的,没有钱拿什么上学,这幸福的到来对于父亲来说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回家后座到炕沿上低着头一声不吭,其实对父亲考上中学的消息爷爷是最先知道的,爷爷对父亲说:“你不用想那么多,我就是砸锅卖铁也供你上中学,”父亲嘟囔道,“咱家穷成这样,指啥上学,我不上了,明天跟我妈下地干活去。”爷爷背着手在屋里转了一圈,拿着家里唯一的值钱东西“一个铜盆”走了,过了半晌爷爷回来了,手里拿着皱巴巴的几元钱,递给父亲说,拿着上中学用,父亲愣住了说:“爹你咋把盆卖了,这是爷爷传给咱的,快赎回来吧,学我也不上了,”爷爷严厉的说,“家里的事不用你管,只管上好你的学,你记住了,你上到哪爹供到哪”。父亲含泪拿着这几元钱,心里有一股暖流隐隐流过。

  一生的决定

  初中毕业的父亲就再没提上学的事,学校要求父亲留校任教,他婉言拒绝了,因为他已经偷偷报名到抚远县东方红去支援开荒建设,十九岁的父亲报完名后没敢回家和爷爷说而是去了他的姥姥家。父亲和姥姥说:“姥,其实我也挺矛盾的,你说我这么大了本该挣钱养家了,可我却背着我爹妈要走,他们不定得气成啥样,这事我没敢和爹说,”姥姥听说后对父亲说,“孩子你去吧,既然你已经决定了,男儿志在四方,去闯吧,你名都报完了,和你爹妈说一声吧,他们也不是不开明的人,你都这么大了,放着现成的学不教,要去支援北大荒建设,自然有你自己的想法,去吧,姥姥先给你收拾行李。”父亲回家后低着头和爷爷奶奶说了这件事,爷爷听后大发雷霆,“你真行啊,翅膀硬了是不是,我和你妈辛苦养你这么大,这么大的事也不和家里商量,现在学校都留你教学了,这是多好的工作,你不干,非要去那荒草甸子开荒去,去吧,去了你就别回来,”爷爷生气的走了,奶奶含着泪对父亲说:“你爹也不是不让你去,他是心疼你,那得多苦啊,听说那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你这是要妈的命啊。”就这样转天父亲背着行李带着对家里人的愧疚以及对以后生活的向往,踏上了支援北大荒开荒建点的征程,这一走就是五十多年。父亲常说,对于这个决定,他一生都不后悔,因为这个地方是他梦想的开始,是他这一生最正确的选择,也是他愿意为之奋斗一生的地方。爷爷在父亲走后偷偷的叫奶奶给父亲寄过几回衣物,接到包裹手捧着这份沉甸甸的爱,父亲已是泪流满面,年幼里在心中对爷爷的不满已荡然无存,有的只是牵挂和思念。

  虽然人都是有缺点的,但在我的心中父亲是完美的,愿我的父亲及天下所有的父亲:健康、快乐!